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新娘亚美尼亚——1
新娘亚美尼亚——1
 「蓝星北大陆中部的亚美尼亚是一个充满了神秘与矛盾的国度,几百前三次神圣战争之后,曾经是主战场的大陆中部建立起十几国家作为东西方缓冲,亚美尼亚便是其中最有代表性的国家。战中失败的圣教廷分支在这里发展成一个完全放弃世俗权力的开明教会,几百年来一直不遗余力在西大陆与奉行教权至上的神圣教廷争夺信徒,在世人眼里这是个神奇而迷人的国度。」一脸笑容的主编轻轻的合上书本,望着沙发对面的年轻人。

  「我只对那里的混血美女感兴趣!」年轻人耸了耸肩膀:「如果报社出钱,我不介意到那边走一遭。」

  「由小林出马,肯定马到成功!」五十多岁的刘主编脸上笑成了一朵花:「亚美尼亚东西方人杂居,确实是个出美女的地方。你这次的采访对象也确实是个不折不扣的美女,她还是个新娘!」刘主编说着把一份资料推到林然面前。
  「亚美尼亚,新娘!」林然嘴里默默念叨着,难道是!他打开面前的资料,只见一个头戴白色婚纱脚蹬红色水晶高跟鞋的女人挂在婚礼现场,迷人的双腿无力的在半空中摇荡,诱人的香舌向外翻出,晶莹的唾液顺着嘴角淌到雪白的胸部。
  「为纪念当年战争中在自己婚礼上为联军募捐的甄妮,亚美尼亚从每三千个新娘中选出一个幸运者!」刘主编笑道:「和传说的中的一样,美丽的新娘,神秘诱人的仪式,矜持迷人,性感妖艳!我年轻的时候在亚美尼亚,阴差阳错中参加过这样一次婚礼……」

  「我觉得这是犯罪。」林然翻开下页,几具裹着通明白纱的无头艳尸穿刺在几根金属尖刺上,布满爱液的私处紧紧的包裹着刺入她们身体的异物,拖着白色纱巾的脑袋插在尖刺的顶端仍带着迷人的笑容:「不过确实很诱人!」

  刘主编一副就知道你这种反应的样子:「受世界金融危机的影响,亚美尼亚政府计划将一直秘密举行的『圣婚』公开出来作为一项吸引游客的一种方式!」
  「看来金融危机也不一定是坏事!」林然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

  「也许吧,你的采访对象在资料的最下面,为了影响力,她在帝都留学时也是出了名的美女!」

  「其他国家的新闻界也有相似的采访对象吧!」

  「聪明!」

  「曾庆馨,女,二十八岁,毕业于帝都大学商学院,现任华美国际总裁助理!」林然脑海里里慢慢显现出一个倩影:「是她,几年前我还追求过这个女人」
  她居然成了这样一位新娘,林然不由的眯起来,目光不由的落到照片上穿刺着的无头艳尸上,她这样一个女人在自己的婚礼上究竟会用怎样的方式结束,还真让人期待?记忆里女人越发清晰起来,弯月般的眉梢,乌黑的秀发……

  「啊……」诱人的声音从女人嘴里发出,黑亮诱人的长发盘成一个漂亮的髻子,赤裸的脊背在洁白的头纱下摇曳,几乎不着片缕的新娘两条手臂紧紧握住床架,雪白的美臀微微翘起,裹着吊带白色丝袜的美腿分开来暴露出身后的玉洞,绷紧了玉足随着男人一次次冲刺不由自主的踮起。

  红木质地的大床旁边,几个男人饶有兴致的欣赏这一幕——这个即将成为一位美丽新娘的的女人穿着洁白的婚纱的表演。

  「还真不赖,吉米肯定爽呆了!」轻佻的年轻人道。

  「吴少你不也刚尝过!」几个人心照不宣的笑声中,迷人的新娘美妙的身体战栗起来,修长的脖颈伸直了,雪白的肌肤下漫起一阵诱人的绯红,伴随着一阵阵诱人的呻吟,她那丰腴饱满的下体紧紧抓住插在她身体内的男根,雪白的翘臀疯狂的蠕动着,带给身后男人无尽的享受。

  「真带劲!」吉米疯狂的抽送着,壮硕的身体狠狠的撞击着新娘迷人的翘臀,终于发出一声野兽般的低吼。一股股精液尽数射进女人体内之后,他炫耀似的抽出肉棒,让这个美丽的新娘仍在不停蠕动的下体完美的暴露在观战的众人面前——修长迷人的双腿,盈盈一握的腰肢,丰硕迷人的臀部依然有节律的颤抖着,肥嫩阴户蠕动着向外吞吐着爱液!

  吉米接过侍者手中的衣服穿上,自有侍者把瘫软在地『新娘』抱起来放在中央的地毯上供人观赏,如海棠春睡,圆润的双乳轻轻颤抖,纤细的双腿微微分开,下体诱人的耻毛上沾满可爱液,那不知多少男人灌溉过的私处,敞开着喷涌着秽物。

  「呵呵!」吴少撬开「新娘」的娇艳双唇,把半杯残酒尽数灌了进去。却见那早已秃顶的刘老先生用文明棍分开新娘早已红肿的阴唇,顶在她娇艳的阴蒂上,不由的笑骂道:「刘老风流不减当年哪!」

  「老了,只有看的份了!几百万这次白花了!」他说着促狭的把文明棍插进女人下体,惹的众人一阵大笑,观赏过后,侍者把一动不动的女人扛在肩膀上弄出去,她撅的屁股和插在下体抖动的棍子让在场男人一阵火起。这本就是一个私人性质的聚会,侍者把刚刚荒唐的痕迹打扫,女仆端上酒食果品,人们开始用纸牌打发时间。

  不一会大门吱呀一声打开,一个穿着白色衣裙的女人婷婷聘聘的走了进来,螓首蛾眉,高高盘起的发髻,白色的羊绒披肩下露出凝脂般的玉臂,高耸的胸脯、动人心魄的乳沟,紧身长袍裹着她玲珑的身段,行走间,两条雪白的大腿摇曳着,带给人无尽的视觉冲击。

  「馨儿!」吴少迎上来,抓住女人精致的手绅士般的请啄了下:「你今天真漂亮!」

  「我跟喜欢她刚才的样子!」吉米放下手中的纸牌,同样抓住女人手吻了下去:「宝贝,怎么把衣服穿上了,我还想再来一次呢!」

  「庆馨!我还记得你上次第二次进来的样子!」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道:「那个时候,你什么都没穿!」

  只见曾庆馨掩口轻笑道:「那样的话,我恐怕又要和刚才一样被人扛出去了!」她正了正身子:「各位,今天实在不好意思,庆馨还要接受一次专访,各位继续向政府发展基金捐赠的话,还有几次享用庆馨的机会。」

  「看来今天要散伙了!」刘老叹了口气:「人老了,脸眼福也过不了了!」
  「刘叔,您今天最坏了!」曾庆馨脸上浮现出一阵诱人的绯红:「这是您老的拐杖,以后可不要乱放!」

  「哈哈!」在场的人不由自主的大笑起来。

  「馨儿,等下!」吴少掀开曾庆馨高开叉的白色长袍,一抹诱人的黑色和挂在上面的露水让人们露出一阵会心的笑容。那曾庆馨见他这般一阵羞臊,却也并不反抗,仍这般落落大方的站在那里,仿佛那个暴露了私处的女人不是自己,可她蠕动的下体和向外泌出的爱液却再让在场的男人有种再一次把她正法的冲动。
  一个精致的跳蛋塞进她下面的肉穴里,侍者用特殊的胶带固定好让它不至于滑脱。吴少扬了扬遥控器,我们在这里打牌,出到你的时候,在这里按一下,那东西会震动十秒。

  ————————————————————————————————————————————

  「她依然如此迷人!」林然喃喃的道。坐在她对面的女人一身白色衣裙,白色的羊毛披肩恰如其分的展现了她香肩的动人,而林然的目光仍被她迷人的胸脯吸引着。端庄而又性感,女人的魅力在她身上暴露的淋漓尽致。

  「这是我丈夫约翰。」曾庆馨介绍道,嘴角的笑意她显得更加迷人,不得不承认,她一眼看起来就是一个贤良美丽的妻子。

  「你好约翰,我和庆馨也算是老朋友了!」林然伸出手,亚美尼亚地处东西方交汇,曾庆馨嫁给一个西大陆人一点都不奇怪,更何况林然也在男人身上找到了一些东大陆人的特征。

  「你好林先生,很高兴你能采访我们!」约翰是个很健谈的男人,只是握手的力度有点大。

  「我能问您丈夫一个问题吗?」林然道:「我的职业习惯!」

  「当然可以。」

  「好吧,约翰先生,你爱自己的妻子吗?」

  「我很爱她!」约翰夸张的在妻子脸上亲了下,被曾庆馨白了一眼。

  「您能接受她在自己的婚礼上献身吗?」

  「我不喜欢,我也不喜欢她现在做的事情。可我崇拜当年的甄妮,庆馨做的比当年甄妮更让人敬佩,她可以帮助很多人!」约翰楼主妻子的肩膀。

  「事实上,已经有三名美女在婚礼之后可以做约翰的妻子!」曾庆馨挣脱丈夫的怀抱:「约翰他还有些事情,你单独采访我足够了!」

  「亲爱的,你和林先生慢慢聊!」约翰在妻子脸上亲了一下起身离去。
  「我有些唐突了。」林然道。

  「有些问题我丈夫可能不大适合听!」曾庆馨道:「可能你会觉得不可思议,可对于亚美尼亚人来说,这是一项不容亵渎的风俗!如果我在这里大声告诉所有人自己是一位即将献身的新娘,我能得到所有人的祝福。」

  「我相信,你知道,是贵国政府邀请我来这里采访的,恰好被选中的新娘是你!」林然说的这里停了下。

  「如果三千位新娘中有人自愿,可以不经过抽选!我是自愿的!」曾庆馨道:「我父亲是民政部次长,着足以解释为什么这么巧是我。事实上这个月,根据风俗,我每天都在为一个旨在为挽救亚美尼亚经济的基金募捐!」

  她脸上闪现一阵羞红:「每个男人一次三百万,我的身价很贵,每次聚会我可以募捐到几千万!如果有机会,你可以去采访!」

  「恩!」林然尴尬的笑了笑:「刚在说的三个新娘是怎么回事!」

  曾庆馨嫣然一笑:「政府为每位在婚礼中献身的女人的丈夫都准备了三个姿色差不多的女人作为他们下次婚礼妻子人选,丈夫可以选择其中的一个,或者放弃!如果被选中的女人不愿意,她也会在婚礼中处决,这次的三个女人当中有一个是我当初的情敌!」

  「我现在很期待采访一下你募捐的实况了!」

  「是吗!」曾庆馨优雅的喝了口水:「我有份礼物送给你!」

  一副精致的扑克牌放在桌上,林然一张张翻开,最上面几张全部都是黑桃。
  「为什么没有图案!」

  「这副牌十三点,每一点都代表一个这次活动宣传的新娘。黑桃代表死亡,新娘没死,现在当然没有图案!」

  「我,是Q!」她说着翻开一张红桃Q,上面是一张她身穿婚纱的照片,雪白的婚纱配上她高挑的身材看起来赏心悦目,那幸福的表情让人禁不住倾倒。却见她接下来翻开一张方片Q,那上面,她仍是一个幸福的新娘,身上却只有一条白色的吊带丝袜和头上的纱巾,她撅起屁股把一条鲜红的肉缝毫无保留的暴露在摄像机前。

  「剩下的你慢慢看吧,离开亚美尼亚之后的时候,会有人把剩下的十三张交给你!」她调皮的挤了挤眼睛:「限量版,很值钱的!」林然还有很多话要问,但他觉得自己已经被这个迷人的女人征服了。

  「如果你真的想了解一位亚美尼亚新娘,今晚,我陪你!」女人的眼中带着不容置疑的坚定。白色的衣袍从她身上滑落,露出象牙般光洁的肌肤,随着发髻打开,一头柔顺的长发披在缎子般光滑的肌肤上——她里面什么都没穿。

  诱人的下体传出阵阵翁翁声,她轻轻的揭开胶带,拽出湿淋淋的跳蛋拿在手中轻轻摇晃:「一群男人无聊的游戏!她的嘴角带着迷人的微笑,如果不是湿淋淋的私处,林然差点就要被她骗过去了。

  「当年,我差点被你打动了!」她抛开了所有矜持疯狂的索取着,一次次被送上快乐的巅峰,直到沉沉的睡去。这就是亚美尼亚新娘,热情如火……

  清晨,林然习惯性的向身边摸去却摸了个空。落地窗前,一个赤裸的身影悄然而立,默默的注视着窗外。

  「庆馨,再想什么!」林然从后面搂住她,清晨的凉意让她身体轻轻颤抖。
  「我在想昨天自己做了什么,今天又要做什么,我总是想,或许一个女人不穿衣服的时候才能更清楚的看清自己!」她下巴微微抬起,一只手轻轻抚上自己高耸的胸部。

  「你,想从后面来一次吗?」诱人的话语让林然瞬间化为野兽,寂静的清晨,肆无忌惮的热情驱走了寒意,一阵阵诱人的呻吟在窗台上缭绕。

  亚美尼亚,每一位被选中的新娘在婚礼之前都有义务用自己的身体为政府或慈善机构募捐,林然身边,一袭白色婚纱的曾庆馨轻声道:「这是一次很平常的聚会,参与者都为国家经济复苏计划捐献过,所以我要为他们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就是,那个!」

  「对,他们知道你要来,提前都带上了面具,你可以拍一些照片,这是一个很难得的机会!」

  大门缓缓打开,酒会上所有人的目光投向门口一袭白色婚纱的女人身上。她修长的脖颈优雅的扬起,如一只高贵美丽的天鹅,白色的水晶高跟鞋衬托下,身材越发高挑。